《功勋》:严肃的命题作文生动的答卷

《功勋》有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片头。由不同演员饰演的李延年、于敏、申纪兰、孙家栋、张富清、袁隆平、黄旭华、屠呦呦,分别向观众走近。每个人短短几步,几秒钟的镜头,仿佛浓缩了他们的一生,他们从风华正茂到垂垂老矣,将一生献给祖国。他们走近我们,我们心中的感佩也在升腾。

拥有这样的英雄,让我们对民族和国家的未来笃定而自豪。因为一个有英雄的民族,是充满希望的;一个有先锋的国家,前途一定是光明的。

《功勋》用单元剧的叙述方式,展现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期间获得“共和国勋章”的8位功勋人物忠诚、执着、朴实的鲜明品格,矢志不渝、顽强拼搏、无私奉献的模范精神。

郑晓龙担任总导演,8个单元分别由郑晓龙(屠呦呦单元)、康红雷(张富清单元)、毛卫宁(李延年单元)、沈严(于敏单元)、杨文军(孙家栋单元)、阎建钢(袁隆平单元)、杨阳(黄旭华单元)、林楠(申纪兰单元)执导。

近年来,主旋律作品很流行这种“集体创作”模式。从国庆档的“我和我的”系列,到《在一起》《理想照耀中国》皆是如此,也都取得不错的口碑和市场反响。

《功勋》的体例有点像“人物传记”。但每个单元6集的篇幅,要叙说功勋完整的一生显然是不够的。因此,如郑晓龙所言:“要找到他们最宝贵的、最闪光的地方,浓墨重彩去写他们成为功勋的过程及原因,包括写他们的精神、境界和他们的努力。”

每个单元截取的都是功勋人生中的“高光时刻”,浓缩着强烈的戏剧冲突,也充分体现人物的精神与成长。就目前播出的两个单元《能文能武李延年》《无名英雄于敏》,都采用这一创作手法。

作为一部分量很重的剧集,《功勋》在制作质感上也树立了国剧的标杆。由中国诸多一线电视导演出手,运镜颇为讲究,节奏把控得当,质量有了基本保障。美术置景上一点也不含糊,无论是《能文能武李延年》里宏大逼真的战争场面,抑或《无名英雄于敏》充满年代感的生活场景与生活细节,均透露出精心、细心、扎实的品质来。

但对于主旋律作品来说,最大的挑战始终是:如何将宏大的故事变得日常化、生活化,如何将“伟光正”的英雄变成可知可感的普通人,如何让主旋律观念“润物细无声”。

《能文能武李延年》的主人公李延年一生戎马倥偬,参加过解放战争、湘西剿匪、抗美援朝战争、边境防卫作战等大小战斗20多次。

单元聚焦的是抗美援朝战争中,担任连指导员的李延年(王雷 饰)带领七连夺回346.6高地,顶住敌人多次反扑的经典案例。

剧中对战争术语、战术安排、进攻组织、战争场面等的刻画,非常专业,得到军迷观众的高度认可。专业的战争戏份,也把李延年“能武”的那一面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让人印象深刻的,还有他“能文”的这一面。作为一名指导员,“能文”指涉的是擅长做思想工作。这在以前的战争戏里表现得比较少,刻画也有难度,因为稍不留神可能就会把思想工作变成生硬说教。

剧中刻画了一个“逃兵”,名叫张安东,他怕死,想跑回家找他的未婚妻二妞。逃兵是要枪毙的,连长对他一顿痛斥,问他死前有什么话说的。张安东大喊:“横竖也是死,二营上去就没几个活着回来的。”

在战场上,意志也是关键的战斗力。从张安东就可以看出,个别战士产生了动摇,失去了意志。说到底,他们不明白为谁而战,以及战斗的意义。如果不及时做思想工作,可能还会有下一个张安东。

指导员李延年拦住想枪毙张安东的连长,他给大伙说起了张安东心心念念的二妞的故事。原来张安东的命是二妞救的,甚至他还是比他小两岁的二妞养大的。李延年问士兵们:这样的二妞好不好,可爱不可爱?

大家都回答好,可爱。李延年继而说道:“其实我们国家啊,这样可爱的女人呢多了,千千万万。”他问了几个士兵,他们谈起妻子对家庭的付出和牺牲,她们也一样可爱。

李延年再让大家闭着眼睛想一想,入朝以来看到的种种凄惨的场景。他们有一次去溪边取水,水成了血水,因为上游的溪畔倒了几个刚被美国的飞机炸死的洗衣裳的妇女。李延年问: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你的家乡、你的亲人身上会怎么样?

李延年由此升华了这次战斗的意义:是为了朝鲜人民而战,也是为了家乡的亲人们而战,为了他们的幸福和安宁而战。

张安东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:他留在这里,也是在为他的二妞而战。所有战士们都明白了,他们是为他们所爱的人而战!

这场文戏拍得很燃很好看,电视机前的观众也被李延年说服。角色立住了,主流观念也传递到位。

《无名英雄于敏》的主人公于敏(雷佳音 饰)被称为中国“氢弹之父”,在中国氢弹原理突破中解决了一系列基础问题,对中国核武器进一步发展到国际先进水平也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故事从1961年开始说起,以于敏等为主的一群年轻科学工作者,悄悄开始了氢弹技术的理论探索,他们不得不隐姓埋名。

他的难有政治上的因素。因为叔叔曾是军官,他的政治立场被怀疑和调查,甚至科研成果没出来时也被怀疑是政治问题。于敏的心理压力有多大,可想而知。

有科研上的难。当时中国只有一台每秒运行万次的计算机,而95%的时间都要用于保障其他科研项目,于敏只能带领团队利用剩余5%的时间。没有计算机时,他们就打算盘、画图纸,人手一把计算尺,夜以继日趴在桌上埋头笔算。

也有生活上的难。妻子孙玉芹(倪妮 饰)独自带着两个孩子,又赶上三年困难时期,家里吃穿用度很紧张。单位伙食也非常简单,大伙很久都没吃上一个蛋。

科研人员没日没夜地熬,有不少人都熬不住了。有人建议领导弄点鸡蛋来补补,领导也犯难了,他也搞不来。

于敏家里的母鸡下蛋了。孙玉芹总是小心翼翼地收起来,孩子们眼巴巴看着想吃蛋,孙玉芹告诉孩子们等爸爸回来再一起吃。

话音刚落,于敏回来了。第二天女儿发现蛋不见了。原来是于敏带去给科研人员当做奖励了。他给孙玉芹留下字条,说借了妻子孩子的鸡蛋,“不日加倍奉还”。孙玉芹能理解他,去邻居家借了个蛋煮给孩子吃。

时间一转眼已经是1965年了,于敏依然是没日没夜在搞研究,连家都很少回。女儿夜里做梦了,孙玉芹问她是不是想爸爸了?女儿说不想,“因为爸爸不在,我们就能吃到鸡蛋了”。既是埋怨,更是想念。

于敏好不容易回家一趟,连搬了新家都不知道,儿子也不认得他。但这一回他总算把欠孩子们的鸡蛋给还上了……

通过鸡蛋这个小细节,把于敏的难、同事的难、家人的难,形象生动地凸显出来了。观众也直观地看到:以于敏为代表的科研人员为科研事业的付出和牺牲,不仅仅是他们身体的消耗、精神的投入、为了保密深藏功与名,也包括他们对家庭的陪伴的稀缺和深深的愧疚,包括他们家人始终的默默理解与承担。

也正是他们的不畏艰难,他们的舍小家为大家、舍小我为大我,才有了“大国盾牌”,更好地守护了国家安全和国家尊严。

《功勋》是一道严肃的命题作文。目前毛卫宁、沈严交出的答卷,在确保主题宏大深刻、整体基调严肃沉稳的基础上,“文风”表达上做到了细腻、鲜活、生动,可看性很高。

功勋不是天生就是功勋。剧集还原了功勋作为普通人的这一面,他们由普通人抵达伟人的历程,更能打动作为普通人的我们,也深深感召着我们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